注册
首页 > 天下父母 > 亲情故事

继父也有父爱 回家唤一声“父亲”

  • 来源:齐鲁网
  • 2009-11-27 21:28

关键词:继父 爱 父亲

[提要]我一直为这件事难过。我生命中那么重要的一个人,我却欠了他一个称谓一个本应是至亲的称谓。 他是我的继父。 我是在6岁那年拥有这个父亲的。拥有这个父亲之后,我便被寄养到..

  我一直为这件事难过。我生命中那么重要的一个人,我却欠了他一个称谓——一个本应是至亲的称谓。

  他是我的继父。

  我是在6岁那年拥有这个父亲的。拥有这个父亲之后,我便被寄养到了30公里以外的外祖母家。不是他多嫌我这个女儿,而是我这个女儿实在不愿意和他生活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排斥他,反正就是不能容忍和他在一个屋檐下过活。就这样,我宁肯被每日思念母亲的痛苦折磨着,也要执意住到外祖母家。长久的不相见,使我和我的父亲越发地生分起来。有时他来探望我的外祖母,我放学回家瞄见了他支在院子里的自行车,便悄悄溜掉,跑到艳芝家,直到外祖母找来,才不得不跟着她回家去。

  读初中的时候,我性情暴烈的舅舅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了某大队干部,那个大队干部因此给了舅舅许多苦头吃。家里人都以为这事以舅舅的遭报复而告完结了,谁知道竟波及到了我的升学。那时候初中升高中是要大队干部“推荐”的,我没有被“推荐”上——虽然我成绩不错。

  我早就厌烦上学,这下好了,我终于可以在家自在待着了。我的外祖父十分纵宠我,平日里看我写作业总是忍不住要劝我“歇会儿”的,这下好了,老头儿不必再因为看外孙女受苦而心疼了。

  但是,我的父亲却为这件事急坏了。他一趟趟地往外祖母的小村跑,那段时间,院子里总支着他的自行车。他找了许多关系,被人拒绝,遭人奚落,但他却不肯轻易放弃。他辗转找到了

  我母亲早年的一个同事,拎着挂面和鸡蛋登门拜望人家,结果,人家收下了挂面和鸡蛋,却忘了收下我这个学生。

  就在心被戳痛的那天晚上,我的父亲哭了。我没有看见那一幕。我照例到艳芝家去玩了,照例玩到困倦了也不愿意回家。后来我听外祖母讲,就在我玩得不愿意回家的时候,我的父亲为了我没有学上哭了。揣想着他摘掉深度近视眼镜擦眼泪的样子,不懂事的我,竟以为那是件有趣的事情。

  他又设法托人找关系。终于,我被耿庄中学收留了。那所学校距离外祖母家有10公里远,来回骑车十分辛苦。放学回家,把书包一丢,我便开始向外祖父大撒怨气。外祖父连声叹气,说:“不去了!明儿咱不去了!”

  我在耿庄中学读了一个月的书,就转学到了父母所在的县城中学。后来我才知道,父亲把我安排到耿庄中学去读书,采取的是“曲线救国”的方法,先让我在那里取得学籍,然后再顺理成章地转到管理比较规范的县中去读书。

  父亲的家境很贫寒,他一度做过染布的差事,记忆中他的手上总渍着蓝绿颜色。就是那样一双手,却总是变魔术般变出一些钢镚儿和破旧的毛票,递给我,满足我吃零嘴的嗜好。

  1978年我高中毕业,那是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二年。我自然报了名,要参加高考。

  迈进考场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那天,我的同学改子来找我,捋起袖子说:“看,手表。

  我爸给我借的,考试的时候戴着它好掌握时间。”

  我没有说话。虽说我也特别希望父母能给我借块手表,但我努力说服了自己,没向父母提这事。

  高考的前一天,父亲那善于变魔术的手居然给我变出了一块手表!

  那手表不是借来的,是父亲去石家庄给我买来的。那是一块海狮牌手表。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手表上那个海狮顶球的图标。那块手表的价格,对于我们这个贫寒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天价,但那天价的手表,却真的被父亲买回来了啊!

  我拿着那块手表,尝试着将它戴到腕子上。黯淡的房间,黯淡的光线,只有我手上的手表是明晃晃的。我的父亲、母亲、弟弟、妹妹团团围住我,要看着我把那块明晃晃的手表戴到腕子上。那一刻,处在这个仪式中央的我,突然想放声大哭……

  我戴着那块海狮牌手表,走过了高考,走进了大学校园,走上了工作岗位。

  在远离父母的一座北方城市里,我做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成家后的第二年,我的孩子就急迫地来向世界报到了。

  父母来看我,看到要强的我被忙乱包围着,连口热乎的饭菜都很难吃上,我的母亲当场就掉了泪……

  时隔不久,父亲去广州出差,一眼就相中了那种刚刚面市的电饭煲。他毅然掏钱买了下来,背着它跑了大半个中国,又亲手教我煮好了一锅米饭,这才放心地笑了……

  直到今天,我依然不会对父亲开口叫一声“爸”,但在我心中,我一直熟稔地使用着这个称谓。

  父亲一天天老去,我一天天惶恐地意识到无论我怎样努力都难以报答他对我的恩情。父亲给我的爱,清醒而又绵密。他为我计划得长远,却又不曾忽略我最实际的需求。我不知道亲生的父亲又能在那爱上附加些怎样的成分。

  我在意这样的时刻——拨通家里的电话,告诉父亲说我又和一家出版社签订了出书合同,我愿意详细地向他老人家汇报我新书的字数、印数、版税、出版社、出版日期、责任编辑等繁杂琐碎的信息,我愿意听到父亲欣慰的笑声,我愿意听到父亲温和的提醒;每当看到我的学生和他们的继父、继母发生抵牾,我都心如刀割,我甚至顾不上掩藏自家又酸又涩的隐私,把挂面鸡蛋的故事、钢镚儿毛票的故事、海狮手表的故事和电饭煲的故事一股脑地讲给别人听。我学着疼自己,关照自己的胃口、容颜和心情,不容许自己草草地打发掉自己,每天每天,太阳照到我的时候,我都渴望能在心里对它说一声:“让我们来交换光明!”

  我已明白,人,要为爱自己的人,好好活。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 热门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齐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齐鲁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