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天下父母 > 节目文稿

《十指下的生命》节目文稿

  • 来源:齐鲁网
  • 2012-03-30 15:12

关键词:十指下的生命 节目文稿

【解说】怎样的事故,令她,恐怖异常?

【解说】重度烧伤,究竟,是何惨状?

【解说】何种选择,居然,撕心裂肺?

【解说】时隔六载,她,又会是哪般摸样?

《天下父母》亲情传奇之《十指下的生命》今晚马上播出。

【同期】主治医师田晖:还没有见过她这种这么深度的创面,情非常复杂,病情也是很危重,可以说是生命危在旦夕。

【解说】随着救护车刺耳的警笛,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烧伤治疗中心,迎来了一位女病患,此时的她,已是奄奄一息,命悬一线。

【解说】而当医生们第一眼看见这位患者时,简直就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惨不忍睹。

【解说】右下肢严重骨折,全身的衣服几乎都烧成了碎片,全身灼伤面积40%以上,尤其面部,烧伤面积高达80%,属于重度烧伤。

【解说】通常情况下烧伤面积最小的面部,反而成为了损坏的重点。不仅如此,医生们突然发现,这名女患者的双手,紧紧贴着腹部,挪开双手,全身几乎烧焦的她,腹部赫然呈现出,10个没被烧伤的手指印。

【同期】主持人一:一个举动,令在场的所有人倍感惊讶,我们知道,通常情况下,如遇危险,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的举手护脸,尤其是女人,更会不惜一切,也要保护自己的容颜。

然而,这名重度烧伤患者,在灼伤的一瞬间,她的双手,为何拼命护住了腹部,是的,这位重度烧伤的女患者,正是一位孕妇,怀有六个多月的身孕,为了保护腹中的胎儿,在危急的那一刹那,她的双手紧紧的护住了腹部,致使脸部完全暴露在外,严重灼伤,彻底毁坏。

这名孕妇的名字,就叫熊丽。就是她,至死也要保护自己的孩子。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几个小时前,熊丽,到底遭遇了何种恐怖的灾难?

【解说】山区的公路上,一辆中巴客车在平稳的地行驶,目的地,仙桃。

【解说】熊丽,就在这辆客车上。

【解说】在湖北省仙桃市某剧团工作的她,刚刚结束了一场演出,由于自己身怀六甲,剧团安排熊丽,坐舒适一些的客车独自回家。然而,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条平坦的公路,却即将成为熊丽的鬼门关。

【解说】正对前车窗的熊丽悠闲的看着窗外,车内所有人都不知道,就在转弯处,一辆摩托车,正在逆行疾驰而来。而就在摩托车的后方,还跟着一辆满载烧碱的大罐车。

【解说】就在客车转弯时,司机突然发现迎面而来的摩托车,忙打方向盘向一侧避让,紧接着,中巴客车的前方,出现了急速驶出的大罐车。

【解说】随着一声巨响,中巴车与大罐车猛烈的地撞击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将中巴车的前车窗撞得粉碎,同时,也冲开了大罐车货罐的货盖。

【解说】瞬间,大股烧碱飞溅而出,并且在顷刻间,无情地泼向了车内的人们。

【解说】烧碱,化学名称,氢氧化钠。属危险化学品。与空气中的水分融合,会产生高温,具备强腐蚀性。由于其对蛋白质有溶解作用,与一般烧伤相比,碱烧伤更不容易愈合。

【解说】车祸发生之后,距离出事地点最近的潜江市某医院迅速派救护车赶往现场,进行抢救。

【解说】现场1人死亡,9人受伤。而伤势最为严重的就是熊丽。由于最为邻近车窗,大量烧碱一拥而入,熊丽几乎是从烧碱堆中,被挖了出来。而且,面目全非,几乎无法辨认。

【解说】家人接到了通知,熊丽,已送往医院,生死不明。

【同期】丈夫:脸上黑乎乎的,满脸全部都是肿的,衣服全部都是用剪刀剪开的在抢救

【同期】母亲:就不叫个人,浑身烧得黑乎乎的,肿得这么大,浑身肿的,烧的、烂的、发炎了。根本不认识,别人说这是熊丽。我说这是熊丽?

【解说】面目全非,这就是此时的熊丽。由于烧碱的严重灼伤。她,早已不成人形。医院判断,熊丽的伤势,异常危急。她的生命,危在旦夕,必须转院。

【同期】丈夫:要过72个小时脱离生命危险。

【同期】母亲:我就问那个医生,我说这个烧伤的你们能不能把她保住性命?他说我们是附带的(治疗烧伤),不能保命的。

【解说】熊丽生命危急,经过紧急救治,家人立即将其送往有着丰富烧伤治疗临床经验的武汉市某医院。

【解说】在医院烧伤治疗中心,医生决定,对熊丽运用足量抗生素控制感染,再进一步进行植皮手术。

【解说】经过6个多小时的治疗,从紧急治疗室中传出了好消息,熊丽,生命无忧。同时,更大的喜讯传来,只要积极治疗,熊丽的容貌,可能恢复。

【同期】主持人二:一张清秀的面容,就是事发前的熊丽,如今,这张面容,瞬间毁灭。一位伟大的母亲,她,在最危急的时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保护孩子。而为了孩子,她放弃了自己的容颜。

值得庆幸的是,根据医生的诊断,如果用药及时,熊丽她的面容是可以修复的。如今,距离那场车祸已经过去了6年多的时间。熊丽现在怎么样了?孩子是否平安?她的容貌能否恢复?我们怀着无比的崇敬和无比的好奇,踏上了旅程,目的地,熊丽老家,湖北省仙桃市双河村。

【解说】熊丽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她的烧伤恢复得怎么样了?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们敲响了熊丽的家门。

【解说】门开的一瞬间,我们见到了眼前这个女人,皮肤黑皱,布满疤痕,容貌尽失。

【解说】熊丽,令我们大吃一惊,医院诊断的结果明明是能够恢复,但是现在,时隔6年,为何却是这样的一张面孔?熊丽到底怎么了?难道说,在这6年中,这位女人,又发生了什么变故吗?而当我们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一系列问题时,熊丽的一句话,远远出乎我们的意料。

【同期】熊丽:当时是我要求医生,我坚持要这个孩子。

【解说】孩子?我们知道,熊丽在事故发生时,她是怀着孕的,而且,就在烧伤的一瞬间,她也拼命地保护着腹中的生命,但是,这个孩子,和她现在的容貌,又有着什么关系呢?这一切的根源,还要从2006年12月26日下午的那场车祸说起。

【同期】熊丽:我一上车以后我就趴着,趴着就睡觉了

【同期】熊丽:那个车好像在晃动,我猛然就抬头一看,出车祸两个车相撞了,

【同期】熊丽:那一瞬间撞车那一下我晕死过去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解说】对于那场车祸,熊丽基本上模糊不清,但是,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最后的举动。

【同期】熊丽:我第一看到车相撞,肯定第一想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就用手捂着我肚子里的孩子

【解说】等到熊丽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当时的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伤势,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词,孩子。

【同期】熊丽:我的意志稍微有一点清醒的时候,他就问我,我当时睡在床上,我就没有想那么多,我就觉得自己毕竟是怀了小孩,6个多月了。

【解说】正是由于熊丽那最后的保护,在细致检查之后,腹中的胎儿居然奇迹般的健康。然而,正是这个孩子,却对熊丽的治疗至关重要。

【同期】熊丽:医生就说小孩你保小孩还是保大人,保大人的话治疗方面就好一点,你要保小孩的话肯定对你自己不是很好的,自己耽误自己的病情,说你自己想好了,我们以后还是可以要孩子的,这么年轻,他就问我了。

【解说】就在熊丽醒来的第一时间,医生们立刻提出了这个问题,保大人,还是保孩子。而且,明确告诉熊丽,要想顺利治疗,必须拿掉孩子。

【同期】熊丽:用药的话,你怀小孩你不能用药,用药对小孩不好。

【解说】由于熊丽属于全身重度烧伤,必须大幅用药,而所用的药品,又多为抗生素类。这样的话,势必会对腹中的胎儿造成巨大的影响。然而,此时连嘴都很难张开的熊丽,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了一句话。

【同期】母亲:她说,我要,我死都要这个孩子,孩子是个命啊。

【解说】对于这个决定,熊丽,坚定不移,原因很简单,她无法舍弃自己的孩子。

【同期】熊丽:我就说不行,这个孩子怀了,我跟他有感情,孩子打掉了我接受不了。

【解说】此时的熊丽还不知道,自己的伤势究竟有多重,她更加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将意味着错过最佳的治疗期和修复期,容貌将永远无法恢复,甚至生命,都将受到威胁。但是,她明白很快,自己就将迎来,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

【同期】主持人三:烧碱的烧伤不同于其他创伤,由于烧碱的强腐蚀性,造成的创伤更加严重,更加不容易愈合。而熊丽为了腹中的孩子免受侵害,坚决拒绝使用任何抗生素类药物,这一举动,使得她的伤口难以愈合,并且,大幅增加了伤后感染的几率,甚至,威胁到了生命。然而,对于这些,熊丽无所畏惧。因为,熊丽早就明白,自己的这个决定,就意味着,在今后的日子里,自己要为了肚里的孩子,展开一场生死博弈。

【同期】熊丽:一睡肚子动啊动,我说你看,叫别人看,在肚子里面可能是用脚在踢,肚子看得到,

【解说】病床上的熊丽,虽然无法行动,依然为自己的孩子感到着无比的欢心。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脸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同期】熊丽:我自己没有看到过,我自己肯定不想那么严重,真的说心里话。

【解说】直到有一天,熊丽,终于从镜子中看到了自己。

【同期】熊丽:就有一次走啊走,那医院的卫生间有一个镜子,自己不想了,我妈妈当时也没有想到这里来,无意间走到镜子里面一抬头,自己那个样子。  

【解说】顷刻间,熊丽惊呆了,被自己的样子惊呆了。

【同期】熊丽:反正不像人样子就是那种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自己抬头看,这个在医院里面哭,医院里面哭,当时做手术,当时眼睛做了手术,我妈妈都劝我,我妈妈说不能哭了,再哭眼睛刚做手术,刚好,你哭了把眼睛哭瞎了,妈妈她是安慰我。

【解说】此时此刻,熊丽彻底明白,如果自己不依靠抗生素治疗,自己,将会永远保持在这个恐怖的摸样。她,没有丝毫的退缩,还是坚定地先保孩子。但是,她不会想到,真正的考验,此刻才真正开始。

【解说】此时的熊丽,进入了第一个关口,折磨。

【解说】由于熊丽坚决的决定,烧伤的常规治疗药品几乎无法使用,医生们决定,采用保守治疗方式,让伤口自然融合,这种方式,意味着一种,漫长的折磨。

【同期】熊丽:也流血,床上哪里都是血,我叫唤,我说我真不行了,我真不行了,我当时病床上全部都是血,别人要换床单,妈妈说换吗,我就说不换了,为什么呢?人不想动了,就是那种感觉人不想动了。

【解说】其实,就在她的床头,就摆放着可以令自己减少疼痛的止痛药。

【同期】熊丽:作为一个妈妈,怎么样对自己肯定是减轻了那种疼痛,对孩子肯定是不好的,小孩踢我,我就觉得小孩肯定是在提示我,妈妈不要伤害我,在肚子里面肯定是在叫。

【解说】此时的熊丽,进入了第二个关口,剧痛。

【解说】由于烧碱的强腐蚀性,伤口极难愈合,而且,由于不能使用抗生素,熊丽的伤口,不可避免地坏死,腐烂。

【解说】此时,必须通过手术,迅速削除坏死组织,减少细菌增长和毒素的吸收。这种手术,就是用最原始的方法,用手术刀进行剔腐削痂手术。

【解说】由于担心对婴儿造成伤害,熊丽,却坚强地决定,不用麻醉药物。

【同期】熊丽:到处剪的血,那个鲜血到处流在床单上到处都是,因为我那次真的是受不了了那种感觉,我叫的特别厉害。

【同期】母亲:当时浑身没力,浑身是血,烂得红肉嗤嗤的,化脓了。根本不能动了。

【解说】这种痛彻心扉的剥离手术,不仅熊丽难以承受,就连在场的医生都看不下去,家人,医生都劝熊丽放弃孩子,毫无后顾之忧地接受治疗,但熊丽坚强地挺过了两次剔腐削痂手术,并且放弃了恢复容貌的最佳时期,放弃了自己钟爱的戏曲舞台,她这自我牺牲的行为只是为了保住腹中的孩子。

【同期】主持人四:由于没有药物配合,伤口创面细菌势必大量滋生,这种情况下,孩子,母亲,每一秒都有被感染的可能。而此时的熊丽,也正在,一天一天地恶化。

【解说】此时的熊丽,进入了最为致命的关口,感染。

【解说】由于没有抗生素类药物的治疗,熊丽的伤口细菌开始滋生,她,陷入了高烧不退的危急状态。

【同期】熊丽:每天都是发高烧,每天都是昏迷状态反正,每天都是昏迷状态,反正一不烧了就吃,快吃,一烧了又不吃了,又睡,又进入昏迷状态了。

【解说】这种高烧,令熊丽,和胎儿都生命垂危。

【同期】熊丽:后来一天一天就不行了,烧也降不下来了,医生就说这不行了,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大人小孩都没有救了。

【解说】惨烈车祸,重度感染,婴儿能否顺利出生?

【同期】熊丽: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大人小孩都没有救了

【解说】37天的苦痛折磨,坚强母亲能否完成心愿?

【解说】不要走开,《天下父母》亲情传奇之《十指下的生命》马上回来。

 

【解说】情况紧急,不能犹豫,经过多科室反复商量,医护人员决定,立即对熊丽,进行引产手术,然后马上进行植皮手术。

【解说】2007年2月1日,这天上午,熊丽被推进了妇产科手术室,中午时分,婴儿顺利出生,随后,熊丽被立即推入另外一间手术室,进行植皮手术,此时的她,终于彻底踏实了。

【同期】主持人五:37天,炼狱般的37天。在这37天里,熊丽,每天强忍痛苦,受尽煎熬。如今,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标志着孩子的健康,同时也标志着熊丽,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接受治疗了。但是此时,她也错过了容貌恢复的最佳时期,并且,由于面部伤口严重感染,化脓,在今后的岁月里,无论怎样,她也再也无法回到那美丽的曾经。

【解说】如今熊丽,再也无法重返自己最热爱的舞台。甚至连和孩子一起连出门都会小心翼翼。

【解说】在采访的最后,我们见到了一直住宿在幼稚园的那位,用母亲的一生换来的孩子,6岁的帅帅。

【同期】记者:你觉得妈妈漂亮吗?

【同期】儿子:漂亮。

【同期】主持人六:这位伟大的母亲,为了孩子,舍弃了自己的容貌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甚至宁愿忍受着,难以言喻的苦痛折磨。此时此刻,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无比伟大的母爱,这份爱,足以感天动地,足以令我们,倍感称奇,足以令每一个人,无比崇敬。

感谢收看本期《天下父母》,我们,下期再见。

相关视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