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父母 > 节目文稿

《妈妈,我要回家》节目文稿

  • 来源:齐鲁网
  • 2012-07-06 10:04

关键词:天下父母 文稿 妈妈 我要回家

【总导视】
解说:5岁男童,怎会离奇失踪?
解说:记忆缺失,遗弃还是拐卖?
解说:大海捞针,如何找到失散亲人?
解说:19年骨肉分离,DNA能否比对成功?
解说:《天下父母》亲情传奇之《妈妈,我要回家》,今晚9点20马上播出。

【解说】2012年3月18日。我们栏目组内忙忙碌碌,大家都在为即将播出的节目而争分夺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热线电话,突然响起。
【同期】记者:您好。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您好,是天下父母栏目组吗?有个事想请您们帮忙,我要找我的父母,请你们帮帮我。
【同期】主持人 张子健:打电话的男子名叫赵伟,24岁。而他的希望,就是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作为公益栏目,作为媒体人的责任与义务,我们自然不能放任不管。此时,我们的想法只有一个,尽可能帮帮他。而在接下来电话中的询问中,我们发现这位赵伟,对于自己家人的姓名,地址,电话,所有信息一概不知。甚至,他都不清楚,赵伟这个名字,是不是自己的本名。那么,怎么找?如何找?他的亲生父母是谁?他,又是怎样和父母分开的?解开这一切谜团,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见到打电话的这个人,赵伟。
【解说】刻不容缓,我们立即出发,目的地,成都。
【解说】经过一天的奔波,我们来到了成都市金牛区的罗家庄。在这里,我们终于见到了赵伟。眼前的赵伟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而一见到我们,这个小伙子立刻告诉我们,他对亲生父母的唯一记忆,就截止在了19年的一天。
【解说】那一年,赵伟刚刚5岁,在他的脑海中,隐约记得自己的家,应该就在贵阳。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大概那天的经历是早上老爸出去了,出去上班去了,我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在玩。
【解说】父母上班,小赵伟一个人在家玩耍,然而,此时他被小伙伴们叫了出去。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两三个小朋友喊我走他家里去耍。
【解说】:几个孩子越走越远,而小赵伟,却渐渐和伙伴们分开了。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耍了半天,捡了一袋小瓷砖,很好看的颜色,有红的,有绿的,有白的,我捡去了。
【解说】年幼的赵伟玩得兴起,但是,此时贵阳的天气,却在当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恰好跑了一天,又起了雾,早上起雾,起了雾又找不到路出去了,又蹲在那角落睡着了。
【解说】此时的小赵伟,突然意识到,自己彻底迷路了。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睡到天黑了,冬天(5、6点钟)天就黑了,我就是走啊,走到晚上11点至12点了,我蹲在一家卖小吃的摊子上。
【解说】小男孩孤单的身影,立刻吸引了周围人群的目光。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恰好一个巡逻的警察,他问我家在哪里啊,我说我家在后面,他就帮我找(回家的路),把后面的人家敲醒,他说孩子是你的啊?你把他关在外面了,他们说不是的。
【解说】:随后,民警将赵伟带回了派出所。然而,面对警察的问题,年幼的他根本无法回答。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他让我写家里父母叫什么名字,家里在什么地址。这些我都记不起来了。
【解说】:不知道家庭地址,不知道父母姓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公安系统还没有建立失踪人口信息库,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失踪儿童,根本无法查知他的亲生父母。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天亮了他背我去找了的,工地上,出煤炭的那些地方,背着(我)去找了,这些工地上和边上的地方都找了,就说没这个孩子,警察就把我弄到那里看了一个月,看有没有人两领。
【解说】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父母杳无音讯,父母双全的赵伟却变成了一名“孤儿”。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最后派出所说好像没有人来领。
【解说】:而后,由于亲生父母迟迟没有找到。民警也只能为年幼的赵伟另寻归宿。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最后他领了那一个多月,说我不怎么爱说话,他找来了他的一个亲戚朋友,他就传嘛,又传到一个叫赵万强的。
【解说】:随后的十多年里,赵伟陆续被三个家庭收养,他也随着一个个新的继父继母辗转各地,最后,来到了成都。 与父母失散后,赵伟这19年日子很不顺,为了生存,他很小就开始工作,各种最脏最累的活都干过。从14岁起,赵伟在四川成都靠帮人拉泔水喂猪谋生,在最累的那段日子,一天只能睡三个小时。随着自己一天天长大,一个梦想也越来越强烈,那就是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晚上做梦啊,梦见喊妈妈,喊妈妈这样的,他们哄哄我叫我不要哭,我从小我妈妈喜欢给我讲故事,讲鬼故事,晚上睡觉的时候,所以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喊妈妈。
【解说】亲人的形象已经渐渐淡忘,但赵伟对亲人的思念之情却愈发强烈。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干活还不是干着想哭,看到人家孩子在路上走,有父母疼爱,吃什么这些,我照镜子骂我自己,赵伟你命这么苦啊,我问我自己够勇气吗?我说你是爷们儿,是男人吗?
【解说】然而,没有任何信息的自己,根本无从寻找。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也想哭了,再哭还是没用。我想我的父母有没有找过我。
【解说】这19年,虽然赵伟做梦都在想找到父母,但是条件所限,他没有能力展开寻找。19年里,每当看到电视上播出的母子团聚场面,都让他痛苦不已。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中午看电视新闻嘛,找回父母的那些孩子,我也想去找他们,我也想了。
【解说】:19年里,赵伟就是在渴望与放弃中辗转反侧。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一年之后,开了年之后,我又看到电视上把宝宝找回家的事情,我又看到又激动,我又在想怎么找啊。我又犹豫了又拖了一年,又拖了一年又去找,我就没找了就放弃了。
【解说】:终于在2012年3月18日这天,赵伟再一次鼓足勇气拨通了我们《天下父母》栏目的热线电话。
【同期】主持人 张子健:这就是赵伟的经历,在得知这一切后,我们也是一头雾水。由于失散时年纪太小,赵伟根本无法提供一点有用的信息,茫茫人海怎样寻找?可以想象赵伟的父母在这19年里是多么的悲痛?可以理解这个24岁的小伙子对于团圆是多么的渴望。如今,这一切就摆在眼前,我们怎能不帮?我们决定无论多么困难,不管能不能有最终的结果。一定要试一试。而此时,我们掌握的唯一一条线索就是贵阳。
【解说】我们的另一路记者火速出发,目的地贵州省贵阳市。2个多小时之后记者抵达,一下飞机就立刻与我们联系。
【同期】记者 郑鹏:喂,周铜,我现在到贵阳了。
【同期】记者 周铜:赵伟回忆当年他是在贵阳的河滨公园和父母失散的,这么着,你到河滨公园去看一眼,能发现什么线索好吧?
【解说】保持通话,同时,赵伟拼命回忆着童年时代对家残存的记忆。首先,根据赵伟的描述,我们得知了他大致的走失地点。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穿到河滨公园一条十字路口,往上面走去了,恰好走到一个小坝子。
【解说】河滨公园,第一线索清晰。
【同期】记者 郑鹏:你好,师傅,请问咱这边是不是有一个河滨公园啊?
【解说】在接下来的询问中,我们也得知赵伟玩耍的地方,有一个显著的标志。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原来是河滨公园,我说原来的河滨公园还有一个主席像,印象当中还有个庙子。
【解说】:而且,他们家的位置,应该就在能看见主席像和小庙的地方。
【同期】寻亲青年 赵伟:父母从(二楼)看得到我在河边上耍, 又把我叫回去找了一回。
【解说】:第二线索小庙。但是,结果大失所望。由于时间久远,如今的河滨公园早已彻底翻修,我们无法找到任何一个地点,能与赵伟描述的线索相吻合。然而,赵伟的记忆也到此彻底中断。
【同期】记者 周铜:河滨公园你的印象当中,只有一个主席像和一个庙吗?对的,别的没有了。
【解说】贵阳的寻找丝毫没有结果,赵伟的亲生父母在哪?此时,他们是否还居住在贵阳?我们一无所知。那么,接下来我们又该怎么办?就在一切都陷入僵局之际,转机却突然出现了。
【同期】主持人 张子健:虽然我们的初步调查走入囧途,但是此时,赵伟却开始收到大量信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