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天下父母 > 节目文稿

《大山深处的背篼者》节目文稿

  • 来源:齐鲁网
  • 2012-07-06 10:08

关键词:天下父母 文稿 大山深处的背篼者

[提要]贵州省长顺县敦操乡,地处麻山腹地,是贵州省极度贫困的乡镇之一。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常年行走着一群穿着统一工作服、背着红色背篼的乡干部。他们下村组工作时,都要免费为村民捎带生活生产物...


【宣传片】
【解说】紧急电话,引发怎样的危机?绝命山路,暗藏怎样的惊险?一场救援,交织着何种的感动?小小背篼,寄托了怎样的希望?深山,侠骨,柔情。《天下父母》,“7•1”特别节目,《大山深处的“背篼者”》即刻播出。
【解说】天刚蒙蒙亮。当所有人还在沉沉睡梦中时,贵州省长顺县敦操乡乡政府,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异常虚弱,无法传递更多的信息。紧接着,电话断了,之后,任凭怎样回拨,只有忙音,再也无法接通。
【同期】主持人侯勇:欢迎收看本期的《天下父母》。大家好,我是主持人侯勇。接电话的男子名叫梁勇,这天夜晚,他正在乡政府值班,正是这通电话,让他顿时毫无睡意。这是一通求救电话,根据声音,梁勇听出,打电话的人,正是自己熟识的,居住在附近山中的一位老人。毫无疑问,此时此刻,他性命危急。那么,这位老人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什么电话回拨过去,再也无人接听了呢?刻不容缓,此刻,梁勇唯一能做的,就是前往老人的家中,一探究竟。
【解说】梁勇顾不得多想,开上救护车,朝着老人居住的方位,疾速驶入一条窄小的山路中。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当时接到电话我就来不及再考虑,放下背篼我就匆匆忙忙跑,开车到戈英组去接他。
【解说】这条山路,崎岖不平,即使是最宽的地方,也仅能勉强通过两辆汽车,道路状况十分危险。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路上那晚上是又下雨,路上很滑的,那个路上又有雾,能见度不足十米。
【解说】能见度不足十米,又是雨天赶路,险情随时可能发生。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那个路不好走,路窄,土滑,那个救护车进去就进不去,情况很危险。
【解说】在刚刚爬过一个山坡后,前方突然出现一个急转弯,梁勇赶忙踩下刹车,并猛打方向盘,在泥泞的路面上,汽车根本不受控制,瞬间,梁勇的车向悬崖一侧滑了过去,在距离悬崖边仅30厘米的地方,车终于停住了。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幸好我车子和人没翻下,我差那个悬崖边就这么多吧。应该有30公分左右。
【解说】惊心动魄的十几秒钟,并没有让梁勇降低车速,他依然沿着山路,疾驰着。山路蜿蜒崎岖,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山路疾行,梁勇到达了目的地。此时的老人,已经奄奄一息。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我接到他的时候他是昏迷的,我们说话他听不到。
【解说】老人的儿子在外打工,家里只有熟睡中的小孙女,就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突发心脏病,在昏倒的最后一刻,他给梁勇打了这通求救电话。
【同期】主持人侯勇:上午9点半,历经了4个小时,老人终于被送到了长顺县某医院,由于抢救及时,病情得到了有效治疗。老人性命无忧。此时人们发现这位刚刚把病人送到医院的梁勇,看到老人安全后,就神色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那么他又要去做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梁勇刚刚结束了一段无比凶险的救援,马上又要踏上一条鬼门关似的山路。
【解说】从医院回来后,梁勇立刻背起重达50斤的背篓,骑上摩托车,向着岜拨驶去。这是一条连续的“Z”字形的山路,内侧是山壁,外侧就是悬崖,从山顶到山脚有数百米之深,也是通往岜拨的必经之路。山路依然崎岖危险,路上碎石堆积,即使是摩托车行驶,也十分危险。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我们走那些路是经常出现的,时不时有块石头从山上滚下来。有时候就是几千斤,那石头都会滚下来。
【解说】落石?有时还是上千斤的石头落下,让人听起来胆战心惊。再加上,大清早的救援,长时间的精神紧张,此时的梁勇看起来非常疲惫。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那个路都是大块,大块的石头,不像那个水泥路很平整,就是坑坑洼洼的,如果真的不小心,真给摔下去那是无法想象的。
【解说】从乡里出发到现在,梁勇已经骑行了将近两个小时了,他背上背着的背篼似乎变得越来越重。就在这时,一块拳头大的石块从后车轮下滑出,摩托车瞬间失去平衡,摇摆起来。梁勇知道,摩托车一旦倒向悬崖,连人带车会被摔得粉身碎骨。梁勇迅速作出决定,向靠近山壁的内侧倒去。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那个肩膀是很痛,当时我就是稍微就是这样,活动一下摩托车就失控了,弹那个石头就摔了一大跤。
【解说】车轮碾起的碎石朝山下滚去,许久才传来石块落地的沉闷回音。梁勇意识到,自己逃过了一劫,但腿上却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摔下去那个排气管就压着我的脚,小腿,现在这个疤还印在这里。
【解说】由于连续行驶,此时排气管的温度高达150摄氏度,梁勇的腿一碰上去,就被烫出了血泡。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当时是很疼的,又疼,你必须把那个车子推开,但是又只有一个人,怎么出,就慢慢慢慢的挪动。
【解说】10分钟,20分钟,梁勇挣扎着从摩托车下面爬了出来,他腿上的皮肤,已被烫成焦黑色,碰一下都会感到钻心的剧痛。强忍疼痛,梁勇艰难的扶起摩托车,整理好自己的背篼,继续向着岜拨驶去。20分钟后,梁勇的摩托车终于出现在岜拨,等候在这里的村民立刻围了过来,而梁勇,则将背篼里的油纸包,分发给大家。原来,在他的背篼中装着的,令他连生命都不顾,也一定要送到的东西,竟然只是一包包普通的种子。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背篼里面装的东西有40包种子,一包一斤半,有60斤重。但是我起来的时候,我感觉这里面太麻,那我已经知道烫着,但是没办法,你起来还得为他们送过去,把种子送过去,你才休息,你不能耽误人家。
【解说】耽误人家?就是这样一些普通的高粱种子,在梁勇看来却是异常的重要。因为它承载了村民们最大的希望。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那个种子是必须送,因为我们这边下雨是特别少,如果你不抢种的话,过了几天那个土,又全部干了,就种不下去,你种下去了它又不长。
【解说】原因很简单,这里就是贵州省最贫瘠的地方,黔南州长顺县敦操乡,而梁勇就是这里的“背篼干部”。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这个地方那是一个死角,就是从县城过来就是一条路,到敦操以后就是一个死角。
【解说】胡荣忠,敦操乡党委书记,2009年2月,刚刚上任的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光吃低保的有919户,3661人,第一感觉这个地方确实太落后了,太贫穷了。
【解说】敦操乡位于大山深处,陆路交通几乎无法到达,而且,由于土地贫瘠,沙漠化严重,人均可耕种地却只有0.9亩。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他那个土地没有成型,一块一块的,大块大块的没有,很小,就是石缝,所以有的稍微大一点,比这个屋子还大,甚至整个敦操附近也有大的两三亩,这个挺少。
【解说】即使是号称敦操乡最好的土地,也是异常贫瘠,土层薄,种子难以成活。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还有土里面还有这么大,有的有这么大,就是石头,小石头,不保水,下雨以后,马上下雨,马上就往地下渗透。
【解说】在这里,无论种上什么东西,都不会有好的收成,如果遇到干旱,很可能就会颗粒无收。稍微好一点的,种一年的粮食,最多也只能吃半年,有的甚至是四五个月就吃光了。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这个地方就是水资源很匮乏,下面有一条大河,就是大峡谷,还有几个电站,进来几个电站。但是那个水跟人居住的地方高差太大了,几百米,所以是下面水是可望而不可及。
【解说】所以春耕,对敦操乡的居民来说,就是决定一年温饱的重要时期,因此,这些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高粱种子,在他们看来,决定了全乡人的生死存亡。面对百姓的需求,胡书记决定,给当地干部们每人都发上一个,能装更多东西的背篼,并且规定,每周四下组工作的干部,必须要帮群众捎带日常生活用品,从此,他们有了一个名字,“背篼干部”。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为了方便我们的干部在携带,捎带日常生活用品,就买了一个,每人发一个背篼,背篼背在背上,骑车也好,走山路也方便。
【同期】主持人侯勇:为了山中的百姓,这位梁勇,不畏艰险,甚至不顾个人安危。原因只有一个,他,是敦操乡的34名干部之一,由于长年背着背篼为村民服务,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之为“背篼干部”。这34名“背篼干部”的职责,就是解决敦操乡所有群众的任何问题。百姓有为难,他们,就是救援队。百姓有需要,他们,就是运输队。在这些“背篼干部”的不懈努力下,贫困的山区百姓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然而, 2012年,4月4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在了,敦操乡。“背篼干部”们再次经历着严峻的考验。
【解说】2012年4月4日下午6点,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冰雹,砸向这个本就穷困偏远的山村小城。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有鸡蛋那么大,挺大的。到第二天还有一个乒乓球那么大。
【解说】鸡蛋大小的冰雹铺天盖地的砸下,这些居住在深山里,木屋之下的老人和孩子,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当天那个雨就特别大,我们的干部,我们都在乡里,下也下不去,没办法就是电话跟他们联系,让他们找地方避一下。
【解说】冰雹只持续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但造成的结果,已是非常严重。就连救援工作,也是困难重重。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然后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分工,所有的干部就往灾区走,然后就进村入户去调查,看损失到什么程度,然后回来以后汇总,汇总就往县里报。报了以后,县里面马上通知,我们就要物资,物资下来以后分到每个干部的头上,抓紧时间送,送给老百姓。
【解说】受雨水和冰雹影响,道路崎岖泥泞,许多地方车辆根本进不去,徒步走过去的话,不光个人力量有限,救援物资也是无法及时送达,上高山,爬悬崖,当时的环境状况,连自身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救援工作困难重重。一想到那些困在山上,等待救援的民众们,大家都做了一个共同的决定,“背上去”!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有四个点还是比较难走的,山路还是比较难走的。一个点上有三个组,到了一个点,翻了一个点,翻一个山,到了一个组,然后从这个组到另外一个组,还要翻一个山。
【解说】然而,不仅仅是要翻几座山,干部们所要运送的物资,非常沉重。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最重的有50斤。
【解说】而且,那些他们要走的路,可不是什么山间小路,而是,陡峭的悬崖。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就像爬天梯一样的,高度、坡度。基本上算垂直的。
【解说】救援工作艰难而繁重,他们背着几十斤重的背包,穿越在崇山峻岭之中,攀爬在悬崖峭壁之上,但是这里,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到山上以后全部是我们或挑、或扛这样送到山上去。
【解说】就这样,他们一次次的在山路上疾走,一次次的在山崖上攀爬,每天都要工作16个小时以上,对此,他们毫无怨言。终于五天之后,救援工作圆满的结束了。34名背篼干部们又立刻投入到了清理、重建等许许多多的工作当中,其实,他们每天都是在奔波中度过的。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我们这没有单一的工作,自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还要包村,包点,还有平常领导安排的其他临时工作都要做。
【解说】一条山路,一个山头,他们每周都要走上几遍,光往返路程加起来,就要超过上百公里,并且大多的地方都只能翻山,既浪费时间,也非常的危险。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我们的干部大部分都是骑的摩托车,骑摩托车到车不能走的地方,然后就背上背篼就走,走路。最远的往返也是4个小时左右。
【解说】在这些工作中,他们都会遇到危险,也都受过伤,都会骑摩托车在山路上摔倒,走山路摔跤,被树枝划到,被锐石割伤,平均每个月都要穿烂几双胶鞋,但是这些对他们来说,也都已经习以为常。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又爬坡,又下坡,那你走在这半山腰上,下面是那个悬崖峭壁,开始的时候也是害怕,但是我们想起了群众在里面,他们祖祖辈辈还在里面走这些地方,后来我们走多了,我们现在已经习惯了。
【同期】主持人侯勇:眼前的这些乡干部,眼前的这些奋战在第一线的年轻人,正是由于他们急百姓所急,想百姓所想的工作方式,当地群众,把这些背篼干部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一般。他们,大多都是临时聘用的公益性岗位人员,工资待遇极其微薄,相比起那些在外打工的青年人来说,有着天壤之别。而“背篓干部”们面对现实的差距,又能坚持多久呢?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10年12月份到11年12月份才是一个月才是650,11年12月份以来到现在是每个月是740。
【解说】由于收入微薄,许多“背篼干部”的家中,也会有或多或少的埋怨。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说真的,我们做到现在,真的,我们要比其他人打工人来说,我们跟人家差距是很大。但是我们觉得我们也是很高兴的,我们无怨无悔。
【解说】而且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终究会有许多人产生了离开的想法。2012年的农历正月十六,长顺客车站。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左右徘徊,犹豫不决。他叫梁东元,敦操乡临聘公益性岗位人员,也是“背篼干部”之一。
【同期】背篼干部梁东元:我02年9月份开始参加工作,属于政府的临聘人员,公益性岗位。我现在收入就是1100,1100的就是工资,但是扣两百块钱养老保险,扣下来领到手的,平均就是850左右。
【解说】由于收入仅有850元,家里人一直劝他放弃这个职业,外出打工。终于,在这天他做出了决定,拿上行李,准备离开。
【同期】背篼干部梁东元:就是那候我的爱人就对我说,她就说你看你这边的人他们没有文化的出去,出去几年就回来,就拿了几万块钱盖了新房子,你看我们现在一样都没有。
【解说】但是,就在他准备买票离开的时候,一个人,却印在他的脑海之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同期】背篼干部梁东元:实在让我放心不下,就是我所包的那个点,就是有一个姥姥已经70多岁了,但是双目失明已经16年,家里面没有人照顾她。
【解说】梁猫妹,今年80多岁,膝下有两个儿子,但,都是弱智,连自己的日常生活都照顾不了,更不要说服侍年迈的老母亲了。年前,梁东元曾想办法送老人到县敬老院去生活,但老人死活不肯。因为她还有儿子和一个12岁正在读书的孙女,都需要照顾。从此,梁东元三天两头来梁猫妹家中帮助老人,从起居,到吃饭,无微不至,让老人重新感觉到了“家”的温暖。
【同期】背篼干部梁东元:平常吃的东西都是我买给她,比如盐巴,像盐、面条都是我买给她,生病的时候都是有我一直照顾她。
【解说】如今自己走了,老人怎么办?梁东元思考了片刻,微笑着叹了口气,拿起行李,转身走出了车站,目的地,敦操乡,那绵绵的群山之中。
【同期】背篼干部梁东元:因为我想,就是我走了,乡里面会安排其他人照顾她,但是乡里面的人,也不大了解她一些情况,所以我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我就回来了。
【解说】在大山之中,我们也跟随梁东元见到了这位老人,梁猫妹,如今的她完全没有凄苦的模样,相反,精神矍铄,性情开朗。由于长期封闭,老人对着摄像机始终躲躲闪闪,但是在接下来的一幕中,我们深深的感受到了那段背篼干部与与村民的浓浓深情。
【同期】村民梁猫妹:没关系,没关系,这样就行了。烫,烫,小心一点。
【解说】而对于这些将青春永远留在深山中的年轻人,胡书记只有一个词:坚持。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工作时间最长的有,村干部有十多年的,11年了,乡干部最长的有22年了。

【解说】一个奇招,怎会改变现状?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一亩地高粱比一亩地玉米相比多增加一千块。
【解说】一个愿望,何时才能走出世代故乡?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要想富,必修路嘛。
【解说】一份坚持,隐藏了多少的艰辛苦难?一个背篼,承载了多少厚重的希望?不要走开,《天下父母》之,《大山深处的“背篼者”》马上回来。
【同期】主持人侯勇:仅仅三年的时间,通过34名背篼干部们的不懈努力,从前各自独立、缺乏联系的村组,如今已经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而这些背篼干部,就穿梭在这张大网之中,为乡亲们排忧解难。如今的背篼干部,已经成了亲人的代名词。而敦操乡的百姓,生活也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解说】2012年,这群身穿统一制服背着红色背篼,行走在麻山深处的34名背篼干部,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同事也成为各地基层干部学习的典范。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说,能和村民处成这样实属不易,最初他们想利用下乡机会免费为出行不便的群众捎带生活用品,一开始村民们还心存芥蒂。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老乡)他还要考虑一下才打电话,鼓起勇气打电话,就像我们给县里的领导打个电话说什么事,我们也要考虑很久才打的,我们也会宣传,他们现在要带什么东西直接打电话来,不用考虑了。
【解说】背篼干部们说,背上背篼是为了背走贫困,在过去,这里干旱缺水,每年收成的好坏基本就是靠天吃饭,自从“背篼干部”成立以来,就大力推广种植高粱,因为高粱比传统种植的是玉米价格高,也更容易生长,这绝对是一个比较好的可以改善生活的办法。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增加一部分收入,一亩地高粱跟玉米相比多增加一千块。
【解说】并且,背篼干部也帮助那些特别困难的家庭,争取了保障。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他们那个低保,合作医疗这些东西都是我帮他们取的。
【解说】在这些背篼干部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路修通。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我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搬出来,因为那里路不通,人要想富,必修路嘛,路不通,你做什么都是很难的。
【解说】而所有发展的前提就是离开深山,将那些仍然枯守在深山里的村民们搬出来。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我们就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生态移民搬出来。
【解说】在“背篼干部”们的不懈努力下,当地的村民已经达成一致,只等条件成熟,立刻就搬。
【同期】背篼干部梁勇:我说如果有一天政策好的话,要你们大家搬出去,好一点的地方,你们愿不愿意去,他们说行,我们听你们的话。
【解说】尽管,在目前阶段,还没有达到搬迁的条件,但是“背篼干部”们信心十足,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乡人,他们都深深的爱着这片土地,也希望能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给这个地方带来一些改变。尽管自己再苦再累,也甘之如饴。
【同期】背篼干部梁东元:我的希望把他们搬出来,然后希望他们生活好过一些。
【同期】背篼干部王茹刚:我来这边已经六年,但是通过这六年时间里,我已经深深的喜欢了贵州敦操这片土地。
【解说】而他们所有努力的唯一目的,就是百姓们,可以过得更好。
【同期】背篼干部梁东元:只要群众需要我们就是一直做下去,我最希望就是把我们的那个就是把我们那些群众发展起来,让他们致富起来。
【同期】敦操乡党委书记胡荣忠: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老百姓增加一点收入。
【解说】而对于这些“背篼干部”,当地的百姓,给了我们一个共同的评价:好。
【同期】居民:我们缺什么东西,他们都能给我们拿过来。生活好了。
【同期】居民:谢谢你们了,中午在这里吃饭吧。
【同期】居民:麻烦你们了,坐下来说。
【解说】在采访的最后,我们用镜头再次记录下了他们之间的,那份真情。
【同期】主持人侯勇:“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这两句话,也许就是对这些“背篼干部”们最为形象的描绘了。而他们的精神,也在全国广为流传。2012年4月,党中央号召,全国发起了学习“背篼干部”的风潮。号召所有干部,学习他们真心实意服务群众的高尚品质同时,也给予了这些“背篼干部”们最高的评价:他们,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用背兜背出了信任、背出了民心、背出了“鱼水深情”。而面对这诸多的荣誉,这些大山深处的背篼干部们,却微笑着告诉我们,这,是他们的责任,原因很简单,他们,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好,感谢收看本期的《天下父母》,我们,下期再见。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