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天下父母 > 节目文稿

《连体女婴分身记》节目文稿

  • 来源:齐鲁网
  • 2012-07-18 15:20

关键词:女婴 连体 文稿 节目

[提要]双胞胎出生,为何让父母坠入绝望深渊?命运凶险,连体女婴能否存活?

  【导视】
  【解说】双胞胎出生,为何让父母坠入绝望深渊?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怎么生了一个怪胎?
  【解说】分离手术,医院为何如临大敌?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副主任医师张飞飞:死亡率是95%。
  【解说】命运凶险,连体女婴能否存活?《天下父母》亲情传奇之《连体女婴分身记》,今晚精彩呈现。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2011年11月29日下午,湖南省永州市一家医院的妇产科,一位孕妇即将分娩。孕妇名叫赵玉枚,她即将迎来的是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女婴。此时,所有的检查都已结束,产妇和婴儿一切正常。只有一个问题,由于胎位不正赵玉枚无法自然生产,因此,医生决定,实施剖宫产手术,帮助分娩。手术室内,所有的医护人员脸色从容;手术室外,孕妇的家属心情激动。所有人都期待着,这对新生命的降生。然而,就在貌似寻常的手术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解说】2011年11月29日,上午9点26分,手术室。
  【解说】麻醉、消毒、腹壁切口。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可是,就在婴儿即将娩出时,医生却发现婴儿却怎么也取不出来。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副主任医师张飞飞:娩出的时候非常困难,出也出不来。
  【解说】剖宫产对于现代医学来说,属于非常普通的产科手术,即便是为双胞胎接生,也没有太高的难度。只需分别将两个胎儿从母体中取出即可。然而,这对双胞胎却让经验丰富的医生倍感诧异。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医师周跃英:拉脚的话拉不动,这和我们常见的情况,是有差别的。
  【解说】此时,医生们不敢用力,耐心地调整着角度,慢慢将“一名”胎儿的双脚先拉出来。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在场的医护人员怎么也无法相信。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副主任医师张飞飞:结果仔细检查一看,拉出的是两只新生儿的左脚。按照正常道理来讲,应该是一只右脚,一只左脚。
  【解说】两只左脚!一定是胎儿出了什么问题!医生果断决定,重新探查胎儿体位。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医师周跃英:在探查过程中,发现这两个小孩好像在某个部位好像分不开,这时候我们主任心里就觉得,这两个孩子肯定是有问题的。
  【解说】2011年11月29日,上午13点20分,手术室。
  【解说】此时,手术已经进行了四个小时,手术室里的产妇赵玉枚体力消耗殆尽,更重要的是腹中两个胎儿,随时都可能会窒息死亡!时间紧迫,医生在重新探查胎儿体位后,立刻实施二次剖宫,扩大了孕妇腹部切口,终于将胎儿取了出来。然而,就在婴儿被取出的一瞬间,手术室里的所有医护人员,都被眼前的这对婴儿惊呆了。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医师周跃英:我们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两个小孩子拿出来了,拿出来之后,我们整个手术室都惊呆了。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副主任医师张飞飞:20多年来,我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个,这个还是我们医院的第一例。
  【解说】2011年11月29日,上午13点30分,手术室外。
  【解说】此时此刻,产妇的丈夫郑运苏,正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他隐约感到妻子的生产,有些不对劲。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运苏:一共做了四个多小时,那时候我有一点直觉,但是我也不敢肯定,我就觉得好像有点什么差错,出现了什么问题。
  【解说】2011年11月29日,上午13点52分,手术室外。
  【解说】4个半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随着手术室大门打开,婴儿被医生推出分娩室。郑运苏急切地迎上前去,此时的他也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运苏:当时我就很高兴,当时我就看一下,医生又没跟我说,我还说你们干嘛让两个人抱在一起?干嘛不穿衣服呀?
  【解说】而产妇赵玉枚,却清楚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不是抱在一起而是连在了一起。
  【同期】连体女婴的母亲赵玉枚:我看到孩子第一眼就是很惊讶,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很大的惊讶,怎么生出来就这样连在一起,我一下就蒙过去了,眼睛不知道怎么睁开。
  【解说】此时,医生终于开了口。郑运苏夫妇被告知,他们的孩子,是连体婴!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运苏:她说这是一对连体婴儿,我说怎么会是这样的怪胎呢,从来没有见过。
  【解说】郑运苏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妻子竟然产下了一对怪胎!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为什么?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郑运苏、赵玉枚夫妇,此前已经生育了一个女儿,这次赵玉枚是第二次怀孕。原来,郑运苏也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并且,在他们郑氏家族30年的家族史上,先后出现过10对双胞胎,而且都健康存活。可是到了自己这一代,却产下了一对极为怪异的连体婴。连体婴顾名思义就是身体连在一起的双胞胎,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先天畸形。其形成的主要原因是基因突变。医学界认为,孕妇在怀孕初期的第12天至14天,受精卵分裂不完全会形成连体婴儿,发生几率大约是20万分之一。郑运苏夫妇产下的孩子,不幸就是这20万分之一。
  【解说】古今中外,在各个国家的历史记载中,连体婴都有出现。然而,由于古代科学落后,连体婴常常被当作是妖魔的化身和不祥的征兆,他们往往在刚刚出生就遭到遗弃。并且,即使是能够顺利存活下来的连体人,也常常会遭受非人的待遇。大多被用来当怪物展出,或被商人买走,在马戏团表演。直到现代,在某些科学不发达或经济落后的地区,这些现象仍然存在。而连体婴的生存状况,也是非常糟糕。由于连体婴,多涉及到体内脏器共用,他们大多在出生后几周之内就会死亡。存活率极低。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院长杨铭:如果是心脏、脑部,其他全部都(连体)共用的话,那肯定这个存活率是相当低的。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副主任医师张飞飞:连体婴儿的成活率只占5%,死亡率是95%。
  【解说】要想彻底拯救连体婴儿,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手术分离!然而,眼前这对连体婴儿,确让所有的医生大为棘手。经过专家反复诊断,确定了这对连体婴儿的具体情况。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院长杨铭:确定他是胸部连体,也就是说他的心脏、肺部和血管系统,基本上是独立的,他主要是肝脏连体。
  【解说】肝脏连体!这种分离手术,风险极大。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医师周跃英:这个手术的要求,技术含量是非常高的,风险性也是极其大的。
  【解说】然而,这家医院,医疗条件有限。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副主任医师张飞飞:我们医院的设备和技术有限。
  【解说】而且院方明确表示,对于这样复杂的手术,他们无能为力。要想救这对连体婴儿的命,唯一的出路便是到大医院做分离手术。但是,这种手术的花费数额巨大!
  【同期】湖南永州某医院副主任医师张飞飞:高额的医疗费用,对他们来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解说】同时,医生告诉他们,分离手术至少需要二十万元,这个数字使郑运苏夫妇一下子陷入绝望之中!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好像从这个心里,好像流不出泪来了,我想哭也哭不出来了。
  【同期】连体女婴的母亲赵玉枚:也出不了这么多钱,花很多很多钱。
  【解说】面对自己的亲生骨肉,郑运苏夫妇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他们也要将孩子抚养成人!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只要有救,我就付出什么再大的代价,我也把这两个孩子抚养成人。
  【解说】然而此时,除了拼命工作赚钱之外,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借!
  【同期】连体女婴的母亲赵玉枚:我老公回家借钱,他也很痛苦,他也很着急,能借的就借,借不到就求那些好心人。
  【解说】于是,在湖南省偏远的山间小路,在凄风冷雨中,一位父亲浑身泥水,无助地奔波着。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借钱,救治自己那刚刚出世的孩子们!最终,一个残酷的现实,还是摆在了俩人面前。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往这边借,就是借百八块钱,往那里借,借来借去借了千八块钱,有时候还借不到,那时候我不知道怎么了,那时候我也很气,我有点出眼泪了,我作为一个父亲,对不起这两个孩子,才借了五六千块钱。
  【同期】连体女婴的母亲赵玉枚:就有点害怕,怕失去他们其中一个。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我觉得好像没什么希望了,那时候心情一下子垮下来了。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一边是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连体女儿,一边是四处求助的伤心父母!
  命运的安排,似乎异常残酷。然而,就在郑运苏夫妇精神即将崩溃的时候,转机突然出现了。郑运苏夫妇四处奔波,借钱救孩子的故事,传遍了整个永州市,众多好心人纷纷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而且,一个更大的喜讯传来,一位好心人告诉郑运苏夫妇,长沙的一家大医院愿意救治他们的连体女儿。绝望中,郑运苏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拨通了长沙这家医院的电话。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我就说我又没有钱,你叫我过去,我交不起钱怎么办呢?他说你就不用担心这个钱的问题。
  【解说】院方表示,将全力救治这对连体婴儿,同时还将派车来接孩子。尽管两个孩子能否成活,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医生的一席话,还是让已坠入绝望深渊的郑运苏夫妇,看到了一丝希望。
  【解说】2011年12月8日,上午10点30分。
  【解说】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急诊转运中心。呼吸机、监护仪、新生儿急救设备紧急装车。随车救护队紧急出发,目的地长沙市某大医院。
  【解说】2011年12月8日,下午3点。
  【解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这对连体婴儿被医生抱上救护车后,就在救护车即将启动的一瞬间,郑运苏的一个举动令在场的人惊呆了。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医师李碧香:家长看到我们去了以后就觉得是见到一个救命草一样的,就给我们很大的一个希望的寄托,当时就给我们下跪了。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因为我知道的孩子可能有一线希望,我就知道我的孩子有救,我就很感谢那些人,我就下跪了。
  【解说】2011年12月8日,下午3点20分。
  【解说】救护车驶上通往长沙的高速,3个小时后,载着连体女婴的救护车,驶下高速驶入医院,院方用最快的速度对这对连体婴儿进行了全面彻底的检查。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院长祝益民:因为他的畸形不是一个方面,它是多个方面,所以他牵扯到多个专业、多个系统,所以我们就进行了多次的全院多专业,跨部门的大的专业的讨论,来确定这个病人能否做手术,做手术的时机,最佳的方案和手术以后的过程当中的一些相关问题的一些专门的讨论。
  【解说】很显然,这将是极其复杂极其危险的手术,同样需要的费用也远比之前的预计多很多,医院依然决定先做手术。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院长祝益民:当了解到孩子家庭情况差,医药费用不够的时候,我们都是决定先给他进行治疗手术,我们就给他免除了大部分的医药费用。
  【解说】与此同时,长沙许多好心人也纷纷向这对连体婴儿,伸出援助之手,几天时间捐款达到10万元。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爱心人士的捐款,医院的精心救治让郑运苏夫妇心里重燃希望。
  那么,来到这里孩子就真的有救了吗?要知道,直到今天连体婴儿分体依然是一个世界性医学难题。连体婴切割牵涉到全身器官的重组与全身血液流向的重新分配,是医学界最高难度的手术之一。目前为止,世界上有据可查的连体婴儿被成功分离的手术共计184例。而最终以婴儿死亡为结局的案例,却是数不胜数。
  【解说】2008年12月3日,英国一对连体双胞胎姐妹霍普和费丝,两姐妹胸部相连,共用一个肝脏。她们在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接受了分离手术,然而霍普在手术后由于肺衰竭死亡,手术宣告失败。2009年8月22日,邯郸连体女婴在北京某医院接受分离手术,手术后中个头较大的一个因心脏衰竭最终抢救无效,宣布死亡。2010年9月17日,泰安联体女婴大丫、小丫姐妹在省立医院实施了分离手术,小丫因心脏畸形及肺部发育不良在术后四小时永远离开了人世。目前,全世界的连体婴分离手术中,两个婴儿都存活的比例只有50%。而郑运苏夫妇的双胞胎女儿手术能否成功,他们的命运又会怎样,谁都无法预知。
  【解说】此时,还在睡梦中的两个小生命,被轻轻地抱上了手术台。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医师李碧香:我们手术间里就放了两个手术台,两套无影灯,两组手术人马。无论是技术人员还是这个以及设备或是这个抢救设施,都是动用的我们所有的最高档的人员或精密的配备仪器。
  【解说】所有医务人员都明白,这对连体婴儿的分离手术,必须要闯过三道难关。而每一关都关乎着这对连体婴儿的生死存亡。
  【解说】早上8:35分,麻醉开始
  【解说】第一关,药物麻醉。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王江平:第一,这两个孩子是面对面的,我们在做气道插管的时候,就是比平常的孩子要困难许多;第二,这两个孩子都有心脏病,+心脏一旦发生骤停的话,孩子就面临着死亡;第三个,两个孩子的肝脏是相连的,那么就是说所有的药物都是在肝脏上面解毒的,那么势必我给其中一个孩子用药的时候,会影响到另外一个孩子。
  【解说】仅仅是麻醉,经验丰富的医师就用了两个小时零十五分钟。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王江平:我们在做一个孩子的麻醉的时候,我必须还要兼顾到另外孩子的安全,所以说在做麻醉的话,这一点上就有很大的困难。
  【解说】2012年1月11日,上午11点05分,分离手术开始。
  【解说】第二关,肝脏分离。
  【解说】肝脏,血管分布极其复杂,如同一棵树,由主杆一直蔓延分布到极小的枝桠,最后的末梢之处细如发丝。所以,肝脏分离过程如履薄冰,险象环生。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医师李碧香:我们看到肝脏相连的这个情况后,我们心里肯定就会咯噔一下,咯噔一下就想如果这个小孩我们切割线不掌握好的话,就可能损伤一个小孩的大的血管,或是大的胆管啊,造成以后术中的大出血的话。
  【解说】而医生很清楚,一旦发生这种出血,对于两个刚出世的宝宝来说,意味着什么。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王江平:那么这两个孩子体重很小,她们全身的血量也很少,可能就是说只有100毫升的出血,对于一个成人来说,是不需要经过任何处理的,你想我们一个正常人做献血都起码是200毫升到300毫升,那么这两个孩子的话,全身的血加起来可能也就是200多血。
  【解说】5个小时过去了,刚满月的这一对连体婴儿,终于迎来了改变她们人生命运的,历史性一刻。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医师李碧香:1点钟左右的时候,就把这个小孩正式完全的分开来了,这两个宝宝就完全脱离关系了,成了两个人。
  【解说】2012年1月11日,下午1点05分,第三关创口缝合。
  【解说】这一刻,成功分离后的两个婴儿,也迎来了她们的第三个生死关创口缝合。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医师李碧香:关系到我们手术成败,如果我们创面修复不好,就可能影响这个小孩的近期的生命,因为他的那个创面缺损很大,我们要强行拉拢的话,必定会压迫心脏,压迫腹腔的脏器,所以他不能正常呼吸和心跳的话,那就是也是造成生命危险,这一关我们也至关重要。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医师李碧香:心里也没有完全踏实,因为我们不可能百分之百保证这个小孩能够完全分离开来,分离以后两个能够完全成活,所以讲所有手术以后可能出现的问题,或者是手术中间可能出现的哪些疑难点,我们都会跟家长讲的。
  【解说】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对于焦急地等待在手术室外的郑运苏来说,这五个小时极其难熬。此时,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魂不定,坐立不安。而赵玉枚,在五个小时的时间里,竟然就这样一个姿势,爬在窗子前一动未动。
  【同期】连体女婴的母亲赵玉枚:因为我舍不得他们,那一段时间过得很慢,希望我们在外面能熬过去,他们在里面也能熬过去。我们要他们加油,她们也能坚持最后一刻。
  【解说】1小时,2小时,5个小时
  【解说】手术室的灯突然息灭。此时,手术室内外一片安静。
  【下节导视】
  解说:漫漫5个小时的连体分离手术!
  解说:是成功?还是失败?
  解说:分离后的连体婴儿,是生?是死?
  解说:不要走开,《天下父母》亲情传奇之《连体女婴分身记》马上揭晓!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整整5个小时,对郑运苏夫妇来说,是如此漫长,如此焦虑,如此揪心!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竟然先后有20多位医生护士从手术室内走出来。一个手术如此多的医生护士!这只能说明一点,手术难度之大!在看到医生护士的那一刻,他们的心脏几乎就要跳出嗓子眼!那么,这对幼小的生命,他们的手术到底有没有成功?手术后的她们,又是怎样一番模样?当郑运苏夫妇见到孩子的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
  【解说】两个小生命终于被医生推出了手术室。但是,此时郑运苏夫妇又是期待、又是害怕。他们甚至不敢睁开自己的眼睛。
  【同期】连体女婴的母亲赵玉枚:看到孩子以后,哭得不敢看他们。
  【同期】湖南省某儿童医院新生儿科主任医师高喜容:当时出来以后到处都是管子,静脉输液管、检测血压的管,气管,导管、导尿管等等,还有引流管,每个人身上都有七、八根管子。
  【解说】虽然,手术中医生们如履薄冰,也数次遇到意想之外的凶险。但是,毫无疑问,手术非常成功。
  【同期】连体女婴的母亲赵玉枚:我就是在外面等了他们五个小时,她们在里面,我看她们从鬼门关闯过来,就是我心里面就非常的惊讶。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好像几个月的时间,这个心头上最大的压力,我这一块最大的石头压到肩膀上,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解说】手术后,两个小姐妹身体顺利康复,创造了医学和生命的奇迹。35天后,两个小家伙顺利出院。这个时候,两个小姐妹也有了自己一生的名字,一个叫千言,一个叫万语。
  【同期】连体女婴的父亲郑云苏:这两个孩子来的的确是不容易,得到这么多好心人,和那些医院里面的帮助和支持,还有那些爱心人士,得到他们的帮助,我觉得我们这个“千言”“万语”,跟这个社会上的人都是有缘,我只能用“千言”“万语”来表示衷心的感谢他们。
  【同期】连体婴儿母亲赵玉枚:“千言”“万语”这个词语就是帮助他的好心人爱心人,她们能用一生的祝福感激他们,这些爱心人。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千言,万语!两个孩子的名字代表了父母对好心人的感恩之心!
  其实,千言万语说不尽有着血缘关系的父母对孩子的不抛弃不放弃,千言万语说不尽没有血缘关系的社会各界给予这对连体婴儿的关爱。这是一种用千言万语也说不尽的大爱。最后让我们在千言万语中,结束今天的节目!感谢收看本期《天下父母》,我们下期再见!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