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天下父母 > 节目文稿

《跌入沸水中的男孩》节目文稿

  • 来源:齐鲁网
  • 2012-07-23 16:46

[提要]两岁男孩,不幸跌入沸水。意外失足?还是人为所致?

  【解说】两岁男孩,不幸跌入沸水。
  【同期】廖毅:他是90%的烫伤,那么大面积(的烫伤)还是凶多吉少。
  【解说】意外失足?还是人为所致?
  【同期】胡梅:我一直也不能原谅我自己。
  【解说】植皮手术能否延续生命?《天下父母》亲情传奇之《跌入沸水的男孩》马上播出,敬请关注。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2012年4月1日一早,我们栏目组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中的人告诉了我们一个消息,就是不久之前,四川省泸州市医院的重症病房内,突然住进了一位年仅两岁的患者,而他的到来,不仅令所有患者,甚至所有医师,都感到惊讶万分。原因就是,这个孩子所遭遇的一切,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而他所受的伤,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惨不忍睹。
  【解说】经过数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赶到了位于泸州的这所医院,直奔孩子所在地,重症特护病房。透过隔离布帘,我们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受伤男孩,他的身上,几乎已经没有了皮肤,状况,令人揪心。
  【同期】廖毅:他是90%的烫伤,而且几乎都是三度烫伤。就是深二度到三度属于深度烧伤,特别是三度烧伤,就是皮肤的全身受损了。
  【解说】烫伤,而且是90%,而且,这种情况,相当严重。
  【同期】廖毅:他小孩和成人相比,对于小孩30%的烫伤,就相当于承认60%的烫伤等于说,对小孩30%对他的损伤就相当于成人的60%,那面积的损伤所造成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说90%的烫伤的话,对小孩来说,这种损伤是相当相当严重的。
  【解说】而且,从烫伤的深度来看,这个孩子,应该是在滚烫的开水中,浸泡了至少一段时间。
  【同期】廖毅:他面积太大了,而且深度很深,至少是100度的水,所以说在里面洗了一个澡,所以他的深度是很深的,几乎全部是三度烧伤,三度烫伤。
  【解说】而此时,这个孩子,几乎可以说是,生死未卜。三度烫伤,导致孩子的皮下,脂肪、肌肉、骨骼都严重损伤,这个年仅两岁的孩子,生死未卜。
  【同期】廖毅:那么大的面积,心里想还是说是凶多吉少,凶多吉少。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病床上的孩子的身体异常恐怖,并且,凶多吉少。而他的伤,却又显得异常的诡异。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他的身上,又究竟发生了什么?其实,最清楚这一切的,就是一直站在孩子病床前的一位女人。
  【解说】她叫做胡梅,四川省古蔺县石平乡村民。而躺在病床上的这个惨不忍睹的孩子,正是她的儿子,两岁的,王欣。她叫胡梅,四川省古蔺县石平乡村民。躺在病床上的这个的孩子,是她两岁的儿子,王欣。
  【同期】胡梅:我们邻居家一个老人过世了,我们就去帮忙,然后我也带着小孩去,去的时候人家在做饭。
  【解说】2012年3月27日的下午,胡梅带着小王欣前去参加邻居的葬礼,由于来宾众多,主人在院中堆砌了土包,埋进了一口大锅,做成简单的地灶,煮上水,以供做饭之用。
  【同期】胡梅:然后去的时候,不是人家挖了地灶在做饭,放那个锅,放下去就跟那个地是一样平的。
  【解说】然而,所有参加的人都没有意识到,就是这口锅,即将引发一场,致命惨剧。葬礼十分隆重,看着忙得不亦乐乎的邻居,胡梅打发孩子在一边玩耍,自己去帮邻居的忙。
  【同期】胡梅:有个老婆婆在那里做饭,她就说那个米她端不起,她叫我跟她抬一下,然后我就跟她一起抬。
  【解说】然而,此时的她根本不知道,两岁的小王欣,正在爬上土包,慢慢靠近灶台。而就在他走上灶台的一瞬间,孩子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掉进了煮水的锅里。顷刻间,所有人都惊呆了,院子中间的这口大锅里,热气腾腾,而锅的中央,一个孩子的身影在里面痛苦的挣扎。
  【同期】热心村民:就是有人掉下去了,有人掉到锅里去了,有人掉到锅里去了。
  【解说】顷刻间,胡梅来不及多想,立即冲了过去,一把,就把孩子从锅里拉了出来。
  【同期】胡梅:我很着急,反应得很快,马上冲过去,就把他抱起来,反正那时候很急的,心里面很紧张。
  【解说】就在小王欣被拽起的刹那,胡梅才知道,锅里的水,已经烧得滚烫。
  【同期】胡梅:当时太慌了,一起把他拉上来,我就赶紧给他脱衣服,去脱衣服的时候,那个衣服太烫了,脱不下来。
  【解说】虽然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但是,小王欣,明显伤势严重。从小王欣不慎跌入锅中,到被母亲胡梅拉出来,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小王欣,已被严重烫伤。
  【同期】胡梅:看那个烫伤那个样子,是侧着下去的,是右手侧下去,然后眼睛闭上的,我抱他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睛闭上,他老是很吓,吓一跳的样子,哭,马上就哭。就是这右边方烫得很严重,是睡起的,像右睡去的。
  【解说】慌忙之下,母亲胡梅不容多想,急忙去脱孩子身上的衣服。而此时,村里的医生,立刻制止了她。
  【同期】胡梅:我就赶紧给他脱衣服,去脱衣服的时候,那个衣服太烫了,脱不下来,那个拉链又烫,我就用那个冷水,用冷水给浇一下那个拉链。拉开以后,有个医生就说,快点把小孩抱到我那里去,用剪刀把他衣服给他解开,不要脱,脱的话,会把他身上那一层皮给他脱下来的。
  【解说】在村医生的帮助下,王欣的衣服被全部剪开。透过衣服掀起的缝隙,胡梅终于看到了儿子身上的烫伤,这一幕,令胡梅痛不欲生。
  【同期】胡梅:就是那个皮子掉了,那里面的肉,不是就是有白的,有红了,但是身上的话,多数的皮肤都是,那个皮子都没有掉的。
  【解说】瞬间,胡梅被吓得六神无主,周围的村民赶紧提醒,必须把孩子送去大一点的医院,进行抢救。
  【同期】胡梅:然后有个好心人就过来说,快点这个被单拿去抱着小孩,赶紧送往医院。在你听到有些好心人说,你有没有钱啊?没钱马上我给你拿过来,你送到,快点送到古蔺医院去看一下,因为你这个烫得太严重了。
  【同期】王华永:我大哥就打电话跟我说,我儿子已经掉到沸水的锅里面,当时我听到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很激动,因为脑袋很模糊。
  【解说】王华永,王欣的父亲,接到电话的他,此时,火速赶到了现场。
  【同期】王华永:我就骑那个摩托车,当时心里面很乱,骑摩托车我就心里想着快点,先看一下我的孩子怎么样,看看怎么样,严不严重。
  【解说】眼前的儿子,令他伤痛欲绝。
  【同期】王华永:当时我看到儿子,那个衣服全都脱掉了,用单子把他遮起来,然后全身当时红得脱皮了,当时没有血迹。后来我就哭了起来,很伤心,我说我的儿子怎么可以栽下去呢,很好的事,为什么一下子就掉在那个锅里面去了,当时我也哭,我就说不出话来,就很伤心。
  【解说】但此时,已经刻不容缓,胡梅夫妇连忙抱起小王欣,奔赴医院。
  【同期】胡梅:都已经把车子给我找到了,然后那个司机都开车在那里等着我们,就坐车,那个司机就送我们到古蔺。
  【解说】看着孩子被严重烫伤的身体,夫妻俩心如刀绞,一路上,他只能默默祈祷,孩子,平安。
  【同期】胡梅:有的时候又清醒,有的时候就是没哭的时候,就是说喊痛,哭的时候,哭起来就是哭得很让人揪心的,很让人很心疼的。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心里面很紧张。
  【解说】而在这一路之上,由于严重的烫伤已经造成皮肤坏死,随着小王欣的哭闹,他身上的皮肤,也开始大片大片的,掉落。
  【解说】这一路上,严重的烫伤导致小王欣的皮肤迅速坏死,他身上的皮肤,开始大片大片的,脱落。母亲胡梅心痛也自责,她后悔自己当时没有看好孩子。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一锅开水,一个男孩,这,就是整起事件的全过程。两岁的小王欣虽然仅仅在沸水中浸泡了几秒钟,但是,已经受伤至深。而且,皮肤大面积脱落,不时陷入昏迷。此时,母亲胡梅和父亲王华永却无可奈何,他们只能用被单紧紧包裹住孩子,以防伤风感染。而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赶紧到达医院,救救孩子。那么,小王欣接下来,又会怎样?在古蔺县医院,他又将得到一个怎样的结果?两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到了。
  【解说】一到医院,夫妻俩不顾一切地冲进急诊室,见到医生的第一句话就是,救救孩子。而孩子的摸样,令在场的医护人员,也是倍感震惊。
  【同期】廖毅:全身90%面积的烫伤,只有脸部有少数皮肤是没有受伤的,就是情况比较差,就是十分之二,精神非常差。然而许欢(音),许欢也比较差,就是全身的皮肤,就是大部分的是剥退的。
  【解说】事不宜迟,抢救工作即刻展开,但是,前景,不容乐观。
  【同期】廖毅:这就是很致命的,这种大面积的烫伤,在全国都是治疗方面都是有一个难题,所以这种损伤对于两岁多的患儿是致命的,占90%多的烫伤在全国治疗都是一个难题。
  【解说】而此时的小王欣,已经处于了休克状态。
  【同期】古蔺县医生周斌:是如果休克不及时的纠正的话,这个患儿可能早就不行了,就根本没有机会送往更好的医院治疗。因为这种烫伤的病人,首先要,由于这个体液,皮肤屏障破损,体液大部分的丢失,就是休克是很难控制的。
  【解说】更为困难的是,小王欣全身都烫伤,医生为他输液时,就连扎针的地方,都找不到。【同期】胡梅:用那个左小腿,左小腿那里没有烫到,那个颈部这里,就是这下面这到这胸口这里,这个地方没有烫到的,那个医生就给他打脚,那个脚上打着吊针。
  【解说】1小时20分之后,医生告诉胡梅夫妇,小王欣的生命,暂时保住了。
  【同期】古蔺县医生周斌:他处于一个严重的休克状态,来到我们医院过后,首先是输送静脉通道,积极抵御抗休克,保温,创面就是包扎处理,患儿就是通过我们的积极抢救以后,药量还有这些,血压这些都还有很大的好转。
  【解说】但是,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谁也没有办法预知。
  【同期】王华永:医生说你这个孩子生命很脆弱,然后他就希望你们老婆要做好心理准备,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解说】而且,接下来的情况,县医院根本无法应对。
  【同期】古蔺县医生周斌:休克这一关过了,就还有就是感染这关,这就在我们医院是无法处理的。
  【解说】此时此刻,最好的方式,就是立即转往最近的大城市泸州,接受治疗。
  【解说】急救车飞奔疾驰,车内,载着生死不明的小王欣,和悲痛欲绝的,胡梅夫妇。
  【同期】胡梅:一边走就一边看时间,这个时候快点,就是也没想过什么死神不死神了,我就说,现在多少时间了,可能要到哪里了,要到哪里了,可能要不了多久又到庐州了,就这样想,就是心里面一直想到,就是他一定没事的。
  【解说】一路上,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2岁的孩子,坚强些。
  【同期】王华永:他在那里说,他说妈妈妈妈,好痛,然后我就鼓励他,我说没事没事,儿子没事了,一会儿到那个医院,到了医院就好了。
  【解说】一路上,他们下定了一个决心,不管怎样,也要救孩子。
  【同期】胡梅:但是我还是没有放弃。我说不能放弃,不能放弃他,就是一定要把他送到最好的医院给他治疗,不管他自己什么造化,就是听天由命嘛。我跟我老公商量,我说我们也不会放弃的,就算是到半路,我们也要尽到最大了,最大的努力为他。
  【解说】2个小时后,急救车到达了泸州市某医院。而此时的泸州市医院,早已接到了古蔺县医院的通知,并准备就绪。2个小时后,急救车到达了泸州市某医院。当见到被烫伤的小王欣时,经验丰富的医生们,还是感到,极其棘手。
  【同期】廖毅:到医院以后当时病情比较严重,病人四肢比较硬,心速很快,病情比较严重,是一种休克状态等于说。
  【解说】争分夺秒,专家们立即对小王欣开始了救治。
  【同期】廖毅:送入医院以后,马上进行了抗休克的治疗,因为他全身静脉都是塌陷的,我们进行了静脉其它的助愈抗休克治疗。
  【解说】在所有人努力下,小王欣,终于平安度过了休克期,暂时顺利脱离了,危险。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小王欣获救了,然而,所有医护人员都清楚,这种获救,仅仅是暂时的。如此大面积的深度烫伤,必须通过植皮手术,才能治愈,不然,孩子依然随时可能出现感染,而失去生命。但是,要进行植皮手术,必须要等到孩子的伤口愈合,这,至少要经历漫长的1个月时间。于是,在4月1日,我们见到了刚刚苏醒没几天的小王欣,并且,得知了这场悲剧的,所有细节。那么,孩子能否获救?什么时候才能进行植皮手术?带着无比的同情,我们决定陪在孩子身边,然而,令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亲眼见证了,无比扣人心弦的,一个个,瞬间。
  【同期】廖毅:如果不进行皮肤移植,那儿这个创面就无法形成,长期暴露在外面,最终病儿会因为长时间的创面没有修复,大量营养物质的丢失,还有等于说细菌的毒素进入体内,最终小孩肯定是要,就是要整个死亡的,就必须要皮肤的移植。
  【解说】经过专家们的认真研究,初步决定,于2012年4月24日,进行植皮手术。然而,所有医护人员都清楚,在此期间,小王欣,可谓异常痛苦,异常凶险。
  【同期】廖毅:皮肤是一个最大的一个器官,皮肤驱除以后,它屏障中就消失了,外面的东西可以进去,里面的东西可以出来,所以对病人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所以说,对于皮肤的缺失,那么就可以出现感染,感染以后,就是大量的病毒微生物在体内的繁殖,导致器官功能的不全,最终导致器官功能的衰竭,最终出现死亡。
  【解说】而这一过程,对于全身失去任何防护的小王欣来说,异常痛苦。(很是难熬)
  【同期】廖毅:有些化疗还是很痛的,成人都觉得有些情况下无法忍受,但是小娃娃现在还是很坚强,每次换药尽管在不停的哭,但是还是支撑下来了,这个孩子都能支撑下来。他真是很痛的,又烧伤,烧伤要忍受的痛苦,比任何疾病,比任何创伤都还要大。
  【解说】经过专家们的认真研究,初步决定,于2012年4月24日,进行植皮手术。所有医护人员都清楚,在此期间,年仅两岁小王欣,将要承受大人都难以承受的痛苦。手术的过程,对于全身失去任何防护的小王欣来说,很是难熬。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我们很揪心,而这,仅仅只是开始,未来的24天,小王欣每天都要经历这钻心的痛楚。
  【同期】胡梅:反正每天就是睡不着觉,一天到晚就守在他的床边,然后又叫他坚强一点,勇敢一点。
  【解说】24天,她,以泪洗面。
  【同期】胡梅:反正就是一直这样度过了,都是伤心难过度过来的,跟谁我都是笑不起来,每天就是这样难过、伤心,沉默的度过的。
  【解说】而这位母亲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歌声,来缓解小王欣的,痛楚。
  【同期】胡梅:他最喜欢的那首歌。然后我也不是,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我就随便唱完几句给他听,他就跟我笑,他就冲我笑,他就叫我。每天一跟他唱歌,他就很开心了,就是用那个手机放歌给他听,他就特别喜欢。
  【解说】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能够好起来。
  【同期】胡梅:难受中度过来的,感觉日子很煎熬。就是唯一抱的希望就是在儿子身上,希望他,就是说他一定会好的,我们就每天就是这样想,他会好的,他会没事的,有他才会,我们才会好过,反正就是想着他会好的,没有往坏的想,就是说他一定会好的。
  【解说】24天,父亲王华永再也无法坚强。
  【同期】王华永:那个眼泪直流,心里就在哭,又在说,那种心情很不稳定,说儿子你不要离开我们,儿子你不要离开我们,就是这样。
  【解说】24天,他,痛苦异常。
  【同期】王华永:我的心里面疼,就像那个用那个针扎一样。只要一看到他身被烫伤的那些,心里面就很疼,像针扎的一样,疼得难受,一般人是说不出来的。
  【解说】而这位父亲唯一的信念就是,拯救孩子。
  【同期】王华永:就是看到儿子那双眼睛,那双眼睛老是看着我们,不停地对我和他妈妈说什么,他又说不出来,我们就一直看那双眼睛,那双眼睛真的让我看到了,儿子可能有生的信念和理念的,老是看着我们,说爸爸妈妈一定要救我,要救我。
  【解说】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再次和儿子,一起玩。
  【同期】王华永:可能会一直陪着他,陪着他走下去,就让他慢慢好过来,跟妈妈爸爸一起玩,直到那一边我们都很期望,期盼那一天。
  【解说】而此时,他们能做的,就是不离不弃的等待,终于,4月24日,这一天,到来了。
  【同期】王华永:乖,要坚强要勇敢,儿子,要勇敢。
  【同期】胡梅:欣欣,听到没,一定要坚强,听到没。没有事,妈妈看着你,没有事,妈妈陪到你,听到没。
  【解说】清晨,夫妻俩便开始进行最后的准备,这一天,小王欣,就要进行植皮手术,时间,9点。
  【同期】王华永:儿子,要坚强,要坚强听到没,儿子你要坚强,我们儿子最勇敢,最坚强了,一定要勇敢点,听到没。好了的话,妈妈给你买车车,给你买新衣裳,好儿子。
  【同期】胡梅:妈妈陪着你,不管是是什么,你要勇敢点,我心里最坚强了,最爱娃娃了。亲一下,亲一下。你最勇敢了,妈妈爱你,一定要坚强。
  【解说】也许是感知到了什么,小王欣,开始哭闹了起来。
  【同期】胡梅:当然,坚强点才没,是你最勇敢了,是你最坚强了,妈妈永远都爱你,儿子,你好了妈妈给你买车车,给你买玩具,给你买新衣裳。我们欣欣最坚强了,一定要坚强,儿子。妈妈在这儿,没有事,没有事,不哭,不哭。我们儿子没有事。儿子没有事,没有事,乖,妈妈的儿子。没有事。你是最坚强的,要勇敢。我们欣欣最坚强了,最勇敢了。
  【解说】望着孩子无助的泪眼,那种难言的心酸、身为人母的愧疚再次让胡梅的心都碎了。就在前一天,医生已经明确告知了胡梅夫妇,即将进行的这场手术,也是凶多吉少。
  【同期】胡梅:廖教授说,这个手术的风险非常的大,他说叫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解说】两岁男孩,重度烫伤,生命垂危。
  【同期】廖毅:他是90%的烫伤,那么大面积(的烫伤)还是凶多吉少。
  【解说】坚强父母,不离不弃,救治儿子。
  【同期】胡梅:只要他能好起来,让我做什么都行。
  【解说】爱心汇聚,烫伤男孩儿能否安康?
  【同期】胡梅:很担心,越担心就越害怕。
  【解说】不要走开,《天下父母》亲情传奇之《跌入沸水的男孩》马上回来,敬请关注。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手术,孩子太小,伤势太重,极具风险。不手术,创面极大,势必感染,孩子必死无疑。怀着一丝的希望,父亲王华永,母亲胡梅,颤抖着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名字。于是,在4月24日,在这个清晨,小王欣的植皮手术,即将开始。而这对无比紧张,却又无比憧憬的父母,如同钉子般矗立在手术室门口,望眼欲穿。1分钟,2分钟,1小时,2小时。
  【同期】胡梅:也很担心,担心他。越着急,越害怕。
  【同期】记者:你怕的是什么呢?
  【同期】胡梅:怕他这么小一点,这么大的痛苦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了。
  【解说】小王欣的手术依然在继续,在外等候的胡梅和丈夫王华永,既忐忑又难过!
  【同期】胡梅:特别难受,特别是从下面推到上面来,然后那个医生把他推进去的时候,看到他一个,小小的年纪一个人,推着进去感觉到很孤单、很寂寞,反正我心里面就是特别特别的难受。
  【解说】时钟滴答滴答,每一秒都在刺痛着胡梅的心。
  【同期】胡梅:我一直都在自责我自己,当时很多人都说,你再责怪你自己有什么用,这是命运,他们都说是命运,他自己要走这一关,他说这也怪不了谁,反正我总是也不能原谅自己嘛。
  【解说】极度内疚,极度担心,这,就是胡梅的心情,近1个月的时间里,这位母亲,每天都生活在自责的煎熬中。
  【同期】胡梅:反正就是一直这样度过了,都是伤心难过度过来的,跟谁我都是笑不起来,每天就是这样难过、伤心,沉默的度过的。
  【解说】在她的心里,宁愿受伤的,是自己。
  【同期】胡梅:就像我手上受的这点伤,我也知道感觉很痛,更何况他那么小的小孩,全身都是伤,我就说宁愿是我自己摔在锅里面去,我也不宁愿是他。
  【解说】此时,胡梅只有一个信念,无论如何都要救治儿子。
  【同期】胡梅:希望他们能救救我儿子,把他治好了,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把他治好。
  【解说】胡梅深知,就算小王欣的手术可以成功,她,还有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钱。
  【同期】胡梅:经济上的问题很困难,没办法,我老公也就是个开挖挖机,今年才去学了,才一两千块钱一个月,根本只能维持家里面的生活,根本没有能力给孩子付那么大的医疗费,几十万啊。
  【解说】此时的胡梅还不知道,随着媒体的报道,小王欣的手术,牵动了太多人的心。全社会都在用实际行动,等待着手术的结束。
  【同期】村民:我们有这些广播,有喇叭,组织了几个人,县长我们村长、县长,全村代表,都有一些下去捐,捐了两千,然后私人也有一千,一千五百的交。现在为止,到了我们手里边的总共一万三千块钱左右,寄了一万走,还有另外的几个单位没拿来,拿来了我起寄走了,再给他寄。
  【解说】终于,在2个小时之后,手术的门,打开了。小王欣被推出了手术室,手术宣告成功,小王欣,生命无恙。
  【同期】胡梅:欣欣坚强,欣欣乖,我欣欣最乖了,我儿子太坚强了,别动。欣欣,欣欣,没有事,妈妈陪在你身边,没有事的,妈妈和爸爸陪着你,没有事的。
  【同期】王华永:当时开门那一刹那我一眼就看到了孩子,看到他那个头包着白布,那就是我孩子。然后,我说孩子平安的出来了,跟爸爸妈妈一起下去吧,当时心里面很高兴,说孩子手术已经成功了,听了很高兴。
  【解说】难以体会,这对父母此时的心情,在他们哽咽的话语中,只在重复这几个词,儿子,坚强,乖,没事。
  【同期】胡梅:儿子,欣欣坚强点,欣欣好,好了妈妈给你送你去读书,好儿子,妈妈送你去读书。妈妈给你买新衣裳,听到没儿子。儿子要坚强,妈妈最爱儿子了,儿子,欣欣最乖,儿子乖,你最听话了,儿子,听到没,儿子,听到没有。欣欣乖,欣欣坚强,欣欣,没事,儿子,欣儿乖,欣儿乖。没事,儿子。
  【同期】王华永:儿子,没事。
  【同期】胡梅:没有,儿子,听到没有,不要闹,妈妈轻点,妈妈轻一点,没有事。
  【解说】两岁的小王欣历经劫难,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胡梅夫妇也用实际行动向我们诠释了,柔弱生命在面对困难时,不抛弃不放弃的坚强。此时,所有人选择,默默的退出房间,让这个家庭,好好享受,这难得的,喜悦。而就在我们静静的掩上房门的时候,病房内,传出了母亲胡梅,略带嘶哑的,歌声。
  【同期】胡梅:儿子,妈妈唱歌给你听。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什么?爸爸的妈妈叫奶奶。爸爸的哥哥叫什么?爸爸的哥哥叫伯伯,爸爸的姐妹叫什么?爸爸的姐妹叫姑姑。听到没,儿子,妈妈唱歌,听到没,快点起来妈妈唱歌给你听……
  【同期】主持人张子健:2012年4月24日,小王欣的植皮手术,结束了。医生们修复了部分皮肤,但如果完全修复,还需进行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数的手术。小王欣,还将面对一个,接一个的挑战。未来怎样,依然不可预期。但至少,这一家人,闯过了最为凶险的一关,在这漫长而又痛苦的道路上,他们,至少获得了一丝希望,一点曙光。而这片希望,这份曙光,正是母亲胡梅,父亲王华永的不离不弃,所换回来的。无论未来怎样,无论前路是好,是坏,这对质朴的夫妻,让我们看到了一点,爱。父母,对孩子的爱。这份爱,是最好的药剂,这份爱,拥有着无比神奇的魔力。这份爱,令我们所有人,热泪盈眶,难掩哭泣。
  最后,我们由衷的希望,小王欣,可以得到最终的治愈,这个家庭,能够再次幸福,安康。
  感谢收看本期《天下父母》,我们下期再见。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